首页 > 资源大全 > 文案资源大全 > 诗词书画
历代茶画(史上最全,不收藏?#19978;?#21862;~~)
0
信息发布:征集码头网    点击?#38382;?326    更新时间:2019-04-08   

【唐、五代茶画】

魏晋南北朝时期,饮茶迅速普及开来,到唐代成为“比屋之饮?#20445;?#38470;羽语),体现大唐饱满的时代精神孕育而出的品饮嗜好。陆羽所著《茶经》是对当时饮茶的一个文本总结。

虽然煮法是唐、五代时期的主流饮茶方法,但是宋元时期主流的点法和明清时期的泡法在当时都已经出现。唐、五代时期的茶画为我们细腻地展示了品茶生活的内容和意义。

《萧翼赚兰亭图》根据唐代何延之《兰亭始末记?#32602;?#30011;萧翼为唐太宗从辩才处骗取《兰亭序》墨宝的故事。这里所选的是现存的两个宋人摹本。画面中辩才趺坐禅榻,正与来客萧翼款款而谈。画面左部是唐代具代表性的茶末入铛煮法。

《萧翼赚兰亭图?#35775;?#32472;了客来煮茶的场景,成为现存最早表现唐代煮茶法的绘画,展示了初唐时期寺院煮茶待客之风尚,提供了唐代煮茶法的形象史料。从初唐起,饮茶就已经进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

由此可知,陆羽(733—804)所著《茶经?#32602;?#26159;对茶在当时“滂时浸俗,盛于国朝,两都并荆渝间,以为比屋之饮”的文本化总结。

此屏风画1972年出土于?#38470;?#21520;鲁番地区,画面以弈棋为?#34892;模?#25551;绘贵族妇女生活。左图的侍女手抬一盏茶。

《宫乐图》以工?#25163;?#24425;绘?#35789;?#20108;佳丽奏乐饮茶赏曲场面。该画也表明茶饮在当时已与上流社会日常生活以及高雅艺术紧密结合。

此画是中唐时期?#34892;?#36149;族阶层的生活状况和精神面貌的真实写照。

西晋弘君举《食檄?#35775;?#20889;宴会“寒温即毕,应下霜华之茗?#20445;?#21363;酒宴客来,寒暄后先上茶。画面背景衬以花朵流云,更烘托出欢快的气氛。

此图格调简?#39318;?#28982;,不拘绳墨,人物神情鲜活,妙趣横生,线条自然流畅,生动活泼。作者以近乎写意的?#25163;攏?#25551;绘出富有个性的形象,是一幅珍贵的历史风俗画。

《调琴啜茗图》以工?#25163;?#24425;描绘园林中贵妇品茗听琴的优雅情调。

周昉(约745—804),又名景玄,字仲朗,唐代著名画家,善画仕女、肖像?#22836;?#20687;。

画面表现了女子在七夕节摆上茶果供品,乞求心灵手巧的情景。

点茶是用茶箸或者茶匙、茶筅在容器中将沸水(宋人称“汤?#20445;?#19982;茶粉调出泡沫的?#35760;伞?#28857;茶有两种:一种是直接在茶盏中点饮;一种是在茶盆中点好,饮用时用勺舀到茶盏里。在茶盏中直接点,如李嵩的《罗?#21644;肌罚?#33590;盆点茶,可参见刘松年的《撵茶图》。

【宋代茶画】

宋代将茶饮上升到品玩的游戏层面,斗茶之风盛行。宋徽宗就是斗茶、分茶艺术的高手,不仅自己亲为,自己书画,而?#39029;?#21776;开宋,引领宋代成为中国绘画的?#24179;?#26102;代。这是一个文?#26102;?#24428;的时代,人们借茶来内省,来探求人生美的理想。

笃信道教,自称“道君?#23454;邸?#30340;宋徽宗赵佶,艺术天赋极高,创办宣和书画院,培养书画人才,引领书画艺术的审美品格,使北宋绘画走向辉煌。今天欣赏存世的宋代作品,令人叹为观止。这幅《文会图》就是宋徽宗所画的茶宴杰作。

宋徽宗赵佶(1082—1135)精于茶事,撰有《大观茶论》。宫中举行茶宴时,他常常?#36164;?#28857;茶赏赐群臣。此画是精于茶道的宋徽宗对于宋代龙凤团茶点法和品饮环境的生动写照,细致的?#21490;?#21051;画出园林里点茶品茗的盛况。

《春游晚归图?#35775;?#32472;了一老者踏青后骑马回府时的情景,十个侍从前后簇拥着老者,或搬椅,或牵马,或挑担。其中的担子揭示出野外品茶归来的信息。前担是茶炉,上有点茶用的汤瓶;后担是都篮,内置茶具。老者坐于马上,?#30452;?#22238;首,仿佛意犹未尽。图中景物十分幽雅,柳林成浪,宫城巍峨,充满春天的气息。

《瑶台步月图?#35775;?#32472;了中秋时节仕女登台拜月、赏月、品茶的场景。

刘宗古,京师(今河南开封)人。北?#25991;?#21335;宋初宫廷画师,工人物、山水。

《童嬉图?#20998;校?#30011;面右前方有船形茶碾一只,茶碾后有一黑皮朱里圆形漆盘,盘内置曲柄锯子、毛刷和茶?#23567;?#35813;壁画真切地?#20174;?#20102;辽代晚期的点茶用具?#22836;?#24335;。

北宋晚期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代表了古代风俗性绘画的最高成就。它描绘了北宋首都东京汴梁(今开封)的繁华市景。画面?#38498;?#26725;为?#34892;模?#23637;示出汴河两岸的城乡景象、节日风俗和汴河上漕运的繁忙与进?#19988;院?#24066;肆百业的实况。其中就有很多供人歇脚品茗的茶铺,再现了当时市井中的饮茶风貌。

此图描绘宋代点茶场面,有具体过程、用具?#21462;?#22312;棕榈树前?#22303;?#30340;太湖石边,左前方一人坐在矮几上,正在转动碾磨磨茶,磨边有茶帚、筛茶的茶罗、贮茶的茶盒等,是宋代点茶品饮的真实写照。

此图描绘松林下几个文?#31354;?#22312;鉴赏古玩,有细细端详者,有若有所悟者,有默默揣摩者,神情不一。旁有僮?#30001;然?#28921;茶。画面表达了清静脱俗?#21335;?#24773;逸致。

描绘细致,人物生动,一色的民间衣着打扮,这是宋代民间斗茶的真实写照。

斗茶,或称“茗战?#20445;?#20808;是从比赛茶叶质量的好坏开始的,而后发展为好玩的游戏,人们从中获得细微感受自然奥妙的契机,得到极大的娱乐满足。茶味、茶香是斗茶的基础,由此而生的茶汤艺术化视?#36282;?#24863;,设定了斗茶的游戏规则。

斗茶基础上更进一步的茶艺是宋人的分茶。分茶有两个概念,一是水沸后,一瓢一碗分到茶碗里;一是演绎碗里茶汤的图像变幻。分茶玩法指后者,是宋茶的绝技,更成为表演观赏的一种杂技,堪称游艺化茶道之极。

“传移模写?#31508;?#20013;国绘画古迹得以留存,从中也可看出一代代高手摹仿演绎过程中对画作的理解和时代气息的变化。虽然宋代?#24605;?#19968;时的点茶随元帝国的建立而衰落,至明清已不存,但栩栩如生的画作,使我们又回到了那个时代。

《斗茶图》画有六人,?#22870;?#21508;三,相对比试,一决雌雄,是存世最多的画面结构。钱选也画有这么一幅,现存于日本大阪美术馆。人物一律头戴幞头,腰挎雨伞。每人有一都篮(便于随身携带,可存放所有茶具的竹编容器,陆羽《茶经》设定),或手提,或放于地上。都篮内有汤瓶,下置茶炉,旁有炭、?#21462;?#28779;箸、茶碗、茶合等茶具。汤瓶瓶嘴细长尖利,便于点茶时急缓曲直的水流把控。茶合内应是散叶茶磨成的茶末,便于取点、斗试。

【元代茶画】

元代?#26194;?#20154;入主中原,文人士大夫大多隐?#30001;?#26519;,水墨山水画是他们表达心境的方式,品茗成为一种人生寄?#23567;?/span>

此图墨笔画?#36213;?#26126;《归去来兮辞》之意,以古托今,借?#36213;?#26126;田园生活抒发自己的怀抱,其中绘入了当时的点茶场景。以工细白描作人物,以较?#22336;?#30340;笔画山水树?#33606;?#20854;绘画手法既有宋时?#26049;希?#21448;开元代逸笔先路。据卷后题?#29616;?#27492;图为画家九十岁时所作。

此图以重屏的方?#22870;?#29616;了园林品茗的悠闲情趣。这种画中有画又有画的构图,称为“重屏图”。

刘贯道,字仲贤,中山(今河北定县)人。元朝宫廷画家,善画人物、释道、山水和花鸟。山水师法郭熙,人物、花鸟集各家之长。

《茶道图》生动地再现了元代点茶场景。长桌后三人正在配合着点茶:中间一着朱红衣男子双手执汤瓶,正往?#21592;?#22899;子手中的?#30340;?#27880;水;女子左手端盏,右手用茶箸搅茶沫?#25381;也?#19968;着红衣女子双手托一茶盏注视着他们,等待点下一盏茶。长桌上放着点茶器具,有内置茶勺的大碗、黑托?#29366;?#33590;盏、绿?#23381;?#32592;、双耳瓶。桌前侧还有一女子跪在炭炉前烧水候汤。

《道童》绘一面带?#37319;?#30340;道童,手持带托茶盏奉客。应是春日,那湖石后的牡丹正盛开着,几株修竹前的茶案上有一叠茶托与茶碗,风炉上有茶鍑,风炉旁有一带盖茶合,上斜贴长方形纸条,书“茶末”二字。画面再现了千年前园林点茶奉客的场景。

此图绘远处青峰叠嶂,古寺掩?#24120;?#36817;岸陂陀老松,水边泊一扁舟。舟船上置?长方矮?#31119;?#19968;翁左手抚琴,右手轻摇羽扇,一僮子弓腰烹茶。画左上方有张翥题诗:“傲兀扁舟云水滨,笔床茶灶曰随身。底须别觅君家号,又是江湖一散人。”

这是以“茶圣”陆羽隐居苕溪为题材的山水画,体现了元代文人的生活理想。

远山近水,有一平缓的山岩突出水面,一轩宏敞,堂上一人抚膝而坐,旁有僮子拥炉烹茶。画前上首押“赵”字朱文方印,题“陆羽烹茶图?#20445;?#21518;款以“赵丹林”。

此图?#20998;?#27178;斜而出,枝条简疏。枝节交叉处梅花?#21512;?#21520;蕊,表现了野梅的清绝?#29616;隆?#31508;墨精练?#25506;澹?#20027;干以淡墨挥洒,浓墨点苔,苍古老?#23613;?#20998;枝以中锋?#38604;玻?#25402;拔坚韧。梅花以圈花法绘出,颇得扬无咎笔意。图上自题长跋,叙述至正六年(1346年)暮春时节,与友人郑文中、释隐云游历浙江金华龙寿觉?#20154;攏?#21463;到贞叟师设茗款待,特画墨梅以赠的经过,并赋诗以记。

图绘园居闲适之景。一文士闲坐轩中,左侧廊中一僮子双手捧盏前来奉茶,草堂四周高梧环绕,间以桂树和竹林。此画?#21490;?#31168;雅,设色工丽。

【明代茶画】

明太祖朱元璋罢进龙凤团饼茶,改进芽茶。煮法、点法逐渐淡出,饮法改为简便的芽叶冲泡。明代城市化发展迅速,茶馆林立,园?#20013;?#30427;。文人士大夫优游于山林,品茗活动的内容有:琴、棋、书、画、诗、酒、花、香。品茶,作为一?#22336;?#21495;,纪游、饯别、雅集、卜居,都有它的身影。明代茶画是当时人们人生态度和价值取向的形象资料。绘画风格上,雄?#31354;?#27966;及文雅吴?#31579;?#39046;风骚。

画面上两人相对坐于地,年少者双手捧紫砂壶,仰头面向年长者,若有所问;年长者左手抚下颏,若有所答。两人神态喜乐恬淡。年长者身后的条几上,花瓶内插着玉兰花。画面左?#38470;?#39118;炉上搁着东坡提?#27721;?#28903;水,?#21592;?#25918;着蒲?#21462;?#34920;现了初春煮茶问道的景致。

《西园雅集图?#35775;?#32472;的是北宋驸马都?#23601;?#35804;府邸中的园林雅集活动。王诜请善画人物的李公麟,以白描手法,把自己和友人苏轼、?#29031;蕖?#40644;鲁直、秦观、李公麟、?#24635;饋⒉陶亍?#26446;之仪、郑靖老、张耒、王钦臣、刘泾、晃补之以及僧圆通、?#26391;?#38472;碧虚十六人画在一起,主友加上侍姬、书僮,共二十二人,取名《西园雅集图》。

由于苏轼、?#29031;蕖?#40644;鲁直、李公麟、?#24635;?#31561;人都是千年?#24310;?#30340;?#33485;?#22855;才,后人景仰之余,纷纷摹绘《西园雅集图》。著名画家马远、刘松年、赵孟頫、钱选、唐寅、尤求、李士达、石?#24013;?#19969;观鹏等,都曾画过《西园雅集图》。以至于“西园雅集图”成了人物画家的一个常见画题。其上往往画有烹茶品茗的场景。

此图工笔绘写三文士舒坐于松荫下品茗、读画、吹奏乐器,一僮汲涧水,一?#30528;?#33559;。所谓一人品茗得茶神,三人品茗得茶趣,与友?#19978;?#27849;边文会品茶半日,一期一会,可抵尘?#38382;?#24180;。此幅画佚名印,《石渠宝笈三编 · 延春阁》著录。

《衡山先生听松图》画文徵明坐于?#19978;率?#19978;,僮子煮茶。画面左上题:“?#23561;感?#21359;九月为衡山先生六十岁小像。东山许至震写。”

许至震,字东山,浙江嘉善人。善写真。

《琴?#23458;肌分?#35282;为琴师杨季静(约1477—1530),琴师坐松林泉石间品茗抚琴,僮子焚香煮茶,松风琴韵茶烟,意境清幽,令人?#25581;?#29983;风,尘虑涤尽。题款“唐寅为季静作?#20445;杂 ?#21335;京解元”、“唐伯虎”。

《煮茶图》画茅屋置于水岸,隔水远山,茅屋前山石上两株古松蔽屋。门前一人正执扇煮茶,与茅屋内拥书而坐的高士目光相接。此画引首有“六如墨妙”四篆字,拖尾有祝枝山楷书卢仝茶歌。

仇英(约1498—1552),字实?#31119;?#21495;十洲,原籍江苏太?#37073;?#21518;移居苏州。少年时当过漆工,后改学画,曾得到名师周臣指授,深受文徵明等文人画家的影响和熏陶。他悉心临摹唐宋名迹,在工?#25163;夭嗜?#29289;和青绿山水上取得突出成就,名驰画坛,为“明四家”之一。

此图集山水与人物于一体,画中远山近水,山泉?#21892;伲?#33609;亭筑于?#19978;?#30707;畔,亭内坐一文士,手握羽扇,注视着携罐汲泉备茶的僮子。亭前的树荫下有茶炉、茶壶一组,一旁石上放着茶壶、茶罐和茶杯等茶具,体现了品茶赏画的悠闲情趣。

此图左侧画苍松巨岩,临水平坡上,有二僮子在树下汲水煮茶,二文士席地而坐,欣赏画卷。人物形神毕肖,颇有生活情趣。山石采用小斧劈皴法,方硬嶙?#33606;?#23500;有质?#23567;?#30011;面意境清旷,静中见动。左侧岩上款:?#25300;?#37089;仇英为谿隐先生制。”

此图?#20174;?#20102;明代中?#31471;?#24030;繁华的商业、手工业面貌和社会风俗,其中有许多与茶有关?#21335;?#33410;,如所选局部上有一茶食铺,上有白色方形的“细巧茶?#22330;閉信啤?/span>

此图绘高?#32972;?#39663;的文士,与《东坡品古?#20998;?#30340;形象相似,当是描写苏拭、?#24635;?#31561;文人园林品茗雅集博古的场面。屏风上的山水画和满月夜的花鸟画,更增添了画面的空间纵深感和诗情画意。构图通过屏风和?#29238;?#30340;匡合,繁而不?#25671;?#30011;面细腻精到,色彩古艳。人物衣纹,略仿周文矩的?#22870;?#25551;。

《赏荷啜茗图》画一士人舒坐于地,一手展卷一手执扇,向上侧头,若有所悟。他身前地上有茗盏和书,身侧有古琴和瓶荷,身旁一僮子跪坐持扇对风炉煮茶。画面表现了明代士人?#21335;?#23621;品味。作者是明代画家王鉴,不是同名的清初“四王”的王鉴。

此图画龙井茶山下,修篁石林间的亭阁中,有三?#23435;?#22352;。其意境正如元代虞集《次邓文原游龙井》诗中所云:“徘徊龙井上,云气起晴昼。澄公爱客至,取水挹幽窦。但见瓢中清,翠影落?#25552;丁?#28921;煎?#24179;?#33469;,不取谷雨后。同来二三子,三咽不忍漱。”画面左上题款“龙井。懋晋?#20445;?#30333;文印“明之”。

宋懋晋(?一1620年后),字明之,松江(今属上海市)人。明代画家,从宋旭受业,?#25105;?#23435;元遗法,为时所称。宋懋晋时,龙井茶名已盛。

文嘉(1501—1583),?#20013;?#25215;,号文水,长洲(今江苏苏州)人,文徵明子。画承?#24050;В?#31934;山水。

《惠山图》作于明?#23561;?#20057;酉年(1525年)。上一年,文嘉偕友为观摹王绂的书迹而游无锡惠山,此图系回忆当时品茶说道之作。画法虽较粗涩生硬,但犹见文人气息。加上构图疏朗,使人观赏时的视觉颇感舒展。款题“乙酉十一月望前一日,补画于万?#38386;?#25991;?#24013;保?#38052;“文休?#23567;?#30333;文方印。

《山静日长图》画宋罗大经《鹤林玉?#19969;?#25991;中“山静日长”一节的意?#24120;?#30011;面体现晚明文士在饮茶生活中参悟人生,参悟天地宇宙的玄机,达到一种清心悦神、超凡脱俗的境界。

《煮茶图》是继王绂《竹炉煮茶图》后的又一幅以竹炉煮茶为题材的画作。画面左边一文士席地而坐,正欣赏着自己刚写完的长卷,一书?#35013;?#21161;展卷;右边一文?#31354;?#23545;着竹炉候汤烹茶。

王问(1497—1576),明代中期文人画家,字子裕,号仲山,江苏无锡人。

《品茶图》画山崖下、清泉边,兰花盛开的环境中,一人对风炉?#28982;?#29038;茶,二人坐于条凳上品茗,方桌上放着青铜器等古玩。

孙克弘(1533—1611),字?#25163;矗?#21495;雪居,上海松江人。官至汉阳太守。能诗善画。《销闲清课图》绘林下清课二十幅,从中可窥见当时士人生活之清雅。其中画面右上角题有清课之一“烹茗”的这幅,画水岸山台奇石之间、茂林之下,三人款话,二?#30528;?#33559;。山水园林之胜,茶友交谈之亲,现烹现点及茶具之美,呈现出令人神往的理想氛围。

《钓船享茗》画柳荫?#38470;?#20013;一船,船头有高士垂钓,佐以香茗;船尾有僮子对风炉烹茶。船中还设有古琴、书籍?#36884;?#36724;等,足见主人情趣之高雅。

《仕女人物图》绘石几前一文士捻须啜茗,目光淡定,一佳丽手?#32622;?#33457;,相伴于侧。画面右上书款:“道心韵事,平生?#23381;懟?#21517;花美人,晨夕与处。其为仙耶?人耶?#35838;?#30446;中少见?#23546;隆?#27946;绶题。”这正是佳?#24605;?#33559;,味同?#20107;叮揭?#29983;风,飘然欲?#20254;?/span>

【清代茶画】

清初,正统?#20254;?#22235;王”和个性强烈的“四僧”引领画坛,?#30331;?#26102;期全国经济?#34892;?#25196;州成为艺术家谋生的最佳之地,各路艺术精英云集,?#25226;?#24030;八怪”应运而生。1840年?#40644;?#25112;争后,上海开?#28023;?#25196;州的地位被上海所取代。异?#21490;?#21576;的茶画见证了那个时代的风尚。

《山水图?#35775;?#32472;下棋烹茶观景于山水怀抱中。画面右上自题曰:“不识何代山,黄斑上绫絹。若是《辋川图?#32602;?#35760;取茱萸沜。担当。”以意笔墨韵表达云烟出没的石矶上风炉烹茶,三五好友相与为乐的场面。

《携琴访友图》画船系在岸边,岸上置风炉、?#21462;?#28779;箸等烹茶器具,一人携水壶正要烧水,一人双手靠几?#31119;?#20687;是等待约客。而画面左部树丛中高士策杖,僮?#26377;?#29748;?#28010;媯?#27491;赴约行进中。水墨笔意表达了江天浩?#25285;?#28689;布泉流,树色?#22278;裕?#22823;自然?#34892;?#29748;访友的茶会禅意。画面右上有款:“满眼百杂碎,一笔打合了。此是指头禅,天?#38470;?#19981;晓。担当。”

萧云从(1596—1673),字尺?#33606;?#21495;无闷道人,晚称?#30001;嚼先耍不?#33436;湖人。善画山水,体备众法,笔意清疏韶秀,晚年放笔,自成一格。

《石磴摊书图?#32602;?#23665;峰峻厚,气势雄?#24120;?#26159;全景山水的法式。山中茅舍二栋,松树数株,?#21892;?#27719;潭,石桥凌跨。二高士盘坐于石磴之上,高谈阔论;稍远处,一僮子?#30001;?#29038;茗,以应高士陆羽之嗜。图上自题七绝一首,诗云:“摊书石磴意逍遥,?#19978;?#26102;听燕语娇。山间不知昨夜雨,瀑飞如练出丹霄。”款署“己酉初?#27169;?#19971;十四翁云从”。

《纳凉竹下?#32602;?#30011;洞?#31181;?#26519;下,一人坐石上,僮子水边烹茶对语。笔意简淡,风格轻灵秀逸。自题:“纳凉竹下。仿范中立意也。”钤?#25300;?#38391;”白文印。

《关山?#26032;?#22270;?#32602;?#30011;高山、瀑布,山麓屋宇数进,泉流相绕,屋中二人对坐,边屋中一人备茶,屋前?#19978;?#26377;二马,大约为屋中二人关山?#26032;?#20043;坐骑。

《墨醉图》画茶壶梅花,自题:“庙后秋茶发细香,窗前枝影?#35775;髯薄?#26410;?#20102;?#21380;传新语,好与梅精作醉乡。石?#24013;!?#38052;?#36299;?#23562;者”朱文印。

《蕉阴品茗图》表现的品茶情景和茶具,与现在类似。园林中,蕉荫下坐三人。石案前一官人坐石上持盏品茗,案上放着三把紫砂壶和盛满茶水的公道杯、茶盏。中间一人双手?#20439;?#30722;茶壶俯身要给官人。官人对面的绣墩空着,石案上有茶托,放着两盏茶。画面左下部有一人,坐地上执扇对风炉烧水。风炉旁的石案上放着茶盘,茶盘上合?#20439;?#33590;盏。此画线条圆劲,设色古雅,人物神态生动。

吕焕成(1630—1705),明末清初画家,字吉文,号祉园山人,浙江余姚人,善画人物、花卉,兼工山水。

叶欣(17—18?#20848;停?#23383;荣?#33606;?#21326;亭(今上海市松江)人,流寓金陵(今江苏南京),擅山水,学宋赵令穰法,?#35789;?#26126;姚允在之意,能?#26391;?#24615;灵。为“金陵?#24605;摇?#20043;一。

此两幅品茶山水册页,布局空旷,用?#26159;?#28789;,墨色淡雅。山水图之六,所画?#24509;?#30011;面一小?#29301;?#20004;棵树旁,潺潺溪流,一文士拥书席地而坐,转头背对画面,向天?#37322;?#21435;。一僮?#30001;?#22909;水,泡好茶,捧茶壶向他而来。画面幕天席地,景致悠远,意?#25215;?#38597;,具所谓“淡远又淡远,淡远以至于无”的韵味。山水图之七,用陆心源在其《穰梨馆过眼录?#20998;?#35760;述的“秀澹精微四字,堪为荣老传神点睛”来描述非常贴切,这种韵味正是茶的韵味。

《蕉荫品茗图》绘写蕉荫下一文士傲坐竹榻上,放下书展望前方。文士右边太湖石后有三僮子在备茶,一持扇对风炉烧水,一?#26149;?#27873;茶,一前去给文士奉茶。画面上三僮子画得很小,以衬托文士不凡的气度。

《平台幽兴》绘临泉高台上垂钓、品茗、观泉的幽兴。梧桐树下高台上,有高低两个石?#31119;?#19968;置茶壶、茶杯,一置风炉、茶铛和茶碾,二人居高品茗观泉,山水之中充满诗情画意。戴本孝(1621—1691),字务旃,号前休子,一生布衣,隐居鹰阿山,故又号鹰阿山?#35029;不招?#23425;人。绘画多写黄山胜景,擅用干笔,意境清旷,趣味高逸。

《课茶图》画一文士坐水边石上啜茗,侧身看僮子煮茶,僮子对炉扇风,回头听文士指导茶艺。右上题“课茶声细炉中雨”。“炉中雨”指水沸声,宋罗大经有写水沸之句“松风桧雨到来初”。萧晨(1656—1705后),字中?#20800;?#21495;灵?#20800;?#27743;苏扬州人。工诗,善画山水、人物,师法唐宋传统画法,功力极深。

高翔(1688—1753),?#22336;鋦裕?#21495;西唐,又作犀堂、西堂等,扬州人。擅山水、花卉,间作佛像人物。篆刻与汪?#21487;鰲?#19969;?#38604;?#21517;。又与高凤翰、?#23435;?#20964;、沈凤并称“四凤”。

此图右上题诗点出画面主题:?#32610;?#26262;轻凉正及晨,笔床茶灶总随身。冶春漫道风流歇,剩有渔洋一辈人。”描绘了一群老少,不负春光,在山水中品茗赋诗?#21335;?#24773;逸致。

李鱓(1686—1762),字宗扬,号复堂,别号懊道人等,江苏兴化人,?#25226;?#24030;八怪”之一。清康熙五十年(1711年)中举人,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以绘画召为内廷供奉,从蒋廷锡、高其佩学画,画风工细。后居扬州,以卖画为生。受石涛等影响,转而放笔写意,大胆泼辣,挥洒自如,感情充沛,富有气势。其作品对晚清花鸟画有较大影响。

《壶梅图》画茶壶和墨梅,一把破蒲扇,来表明茶炉烧水,富有茶趣。画面上部题款曰:?#25644;?#23665;秋片,茶烹惠泉。贮砂壶中,色香乃胜。光福梅花开时,折得一枝,归吃两壶,尤觉眼耳口舌倶游清虚世界,非烟火人可梦见也!花溪有此?#28601;?#26446;鱓少变其意。”

《采茶翁图》左上方自题:“采茶深入鹿麋群,自剪荷衣积绿云。寄我峰头三十六,消烦多?#26179;?#22839;君。”后钤“黄慎”朱方印、“瘿瓢”白方印。画中一老者席地而坐,右手持羽扇,左手着地,身后置长杆、竹篮,篮中盛满茶叶。老者为深?#25581;?#22763;,皓发长?#31069;?#38754;部?#38901;云?#24811;。草草数笔而具超然之趣,其挚友曾感叹黄慎的写意人物:“画到精神飘没处,更无真相有真魂。”

华?#29301;?682—1756),字德嵩,更字秋岳,号新罗山人、布衣生、离?#22919;?#22763;等,福建上杭人,1704年定居杭州。工人物、山水、花鸟、草虫,脱去时习,力追古法。善书,能诗,时称“三绝?#20445;?#20026;清代绘画大家、扬州画派代表人物之一。

此图画三间?#21487;幔?#20381;山临水,幽木环抱,笔墨清劲,具南宗意韵。左上题元好问诗,点出了?#21487;?#20869;主人的情致:“诗肠搜苦怯茶瓯,信手拈书却枕头。檐溜?#23614;?#23665;院静,碧花红穗媚凉秋。”?#22253;?#25991;“顽生”。元代开始,文人画讲究诗、书、画、印熔于一炉,互相生发,成为中国画的一大特色。此图画清秋山院,屋檐滴雨,有“山静似太古”之感,主人品茶吟诗,一赏秋艳,画中之意,给?#23435;?#38480;?#21335;?#35937;空间。

《金屋春深图?#32602;?#36879;过窗的帘栊,画一美人坐茶几上品茗。茶能清神,有消腻去脂的美容功效。画面上部款:“金屋春深晚起迟,云鬟慵整乱如丝。内厨几日无宣唤,不向君王索荔枝。乙卯夏日写于帘屋,新罗山人华喦。”钤朱文长印“小园”、朱文圆印“布衣生”和白文印“华喦”、“解弢馆”。从题诗可知,此图所画?#25628;?#36149;妃,表现的是杨贵妃晓妆晚起的情景。虽然所画之人为唐人,但其衣着乃清人服饰,画风亦为典型的清代式样。



威客码头 征集论坛
0
  • 论坛精华
  • 顶尖文案
  • 经典设计
  • 综合荟萃
  • 资讯聚焦



征集推荐 进入征集大全
截止提醒 进入倒计时


伯恩利埃弗顿前瞻
足球竞彩 重庆市彩宝典 福建时时官方网站 北京pk10赚钱方法大全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e博网址多少 所有电子游戏大全 利宝娱乐官网 时时彩官网 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 时时彩计划全天网页版 178彩票最新版本 重庆时时三星组选走势图 江苏时时快三 3d开组选多少奖金 打三公怎样才能赢钱